Am I “saved?”

当我年轻的时候,一个浸信会女朋友告诉我,如果我接受耶稣作为我的个人救主,我得救了。然而,巴尔的摩的教育学答案我后来记忆似乎告诉我救赎并不那么简单。我现在要古老,我…